2011年8月27日 星期六

夢 白篇


話說,我還在回想著那個異常潔白的夢。那個只能持續三十秒的愛情。


 我躺在床上,時間已經過中午,燻黃的日光從窗縫中穿出,在偎在我身旁的她還沒睡醒。這純白色的房間裡,彷彿有架設著一個純白色的世界。她長髮散在枕頭上,錯落在細長的睫毛與因瑕疵而完美的臉頰,粉色的雙唇有些乾燥,微微展開,噢,我好愛她的雀斑。指尖撫過她的長髮,尾端蜷曲的棕色長髮,把手指停在末端緩緩打轉,她有著健康的膚色,如同結實纍纍的小麥,勻稱,光滑,她重新擁抱了枕頭一次,一併給我了一個對情人的淺淺微笑,或許她知道我正在玩她的頭髮呢。雪白的床單連接著潔淨無瑕白色的地磚地板,床沿的縐褶我到清醒後依然還記得很清楚。她是熟睡著,還沒醒來。

即時性告示



Romance and Passion.

"World War II Kiss"
Photo by Alfred Eisenstadt

2011年8月20日 星期六

2011年8月7日 星期日

《激情遊戲 Passion Play》誰的審判、痛苦與死亡?

Hmm..how long have you been an angel?
你當天使多久了?

 I'm not an angel.
我不是天使。
I'm a "bird woman"
我是個「鳥人」。

2011年8月3日 星期三

《王牌冤家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記憶像癌症。


I loved you on this day.
我在這一天愛過你。
I love this memory.
我愛這個記憶。

2011年8月2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