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5日 星期六

2011年6月24日 星期五

瑣碎的構句


「人的真心就像是一桶又死又硬又綿密的高級冰淇淋,每次我們愛上一個人就會從裡面挖出一些,剛開始可能很少,或像要撐死顧客一樣多,我們可能精心的加工灑上糖花、可可,裝入甜筒,放上水果,然後輕輕的放在對方手上,靜靜等待他的回應。我們在一旁看它慢慢融化、被你的他含入口中,有些他則天真的嘟嘴吹著氣,希望讓它不要凋零,當下難免都讓我們感動。我們看著甜蜜在他心頭散開,我們看著他們滿足的帶著笑意。每次每次,我們一直往下挖往下挖,桶子裡面的東西好像永無止盡似的,那些鮮少察覺到漸漸見底的,最後終會鑿穿桶底。」

2011年6月12日 星期日

《不存在的女兒 The Memory Keeper's Daughter》我不要她悲傷。


「你逃過了無數心痛,但你也錯過了無數的喜樂。」

2011年6月5日 星期日

2011年6月3日 星期五

Oh,Sweet Heart Sweet

我們小酌,你盯著魚缸,我瞅著你。
當我只能依稀聽著腦海中的浮濫情歌,唇舌如唱針唱盤,旋轉漿糊腦中盤旋的黑膠。
我過分的行動。
克制不能。
理智不能。
智力商數下降。

太陽是藍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