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9日 星期四

不行了



我一直在尋找自己存在的價值與意義。

儘管是沒有這麼積極,與大部分人一樣被動的期盼奇蹟出現。
充滿很多幻想、夢想、理想,
崇尚自由、邏輯思考、懷疑、批判。
這些好像不足以支撐一個人活著。

總是可以說得頭頭是道、洞悉一切的樣子,
很多遠大的目標,但是卻把自己塞進一個50*50*50的盒子裡,數手指。
等著悶死吧。

WHAT YOU WANT TO BE?
HOW YOU WANT TO BE?
WHEN YOU WANT TO BE?

2010年4月6日 星期二

《東邪西毒終極版 Ashes of Time Remake》初六日,驚蟄。



每年這個時候,都會有一個人來找我喝酒,他的名字叫黃藥師。這個人很奇怪,每次總從東邊而來,這習慣已經維持了好多年。

今年,他給我帶了一份手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