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8日 星期一

Contrl yourself, Save The World


Forget & Forgive?

Never Regret.




「How to be a super hero?」

「um...first step:in to kitchen and help your mon wash the dishes.」


Someone told me love would all save us,
But how can that be,
Look what love gave us.

World full of killing,
And blood-spilling, that world never came.

They say that a hero could save us,
I'm not gonna stand here and wait.
I'll hold on to the wings of the eagles,
Watch as we all fly away.



One day I will say:

「Here I come...」

「to save the day.」

2010年1月13日 星期三

Where is my Mind?

Did you see the GOD DEAM Penguin?



抱歉,我總是喜歡這首歌當今天的結束。


Where is my Mind?Where is my Mind?Where is my Mind?

「眼睛是一個女孩告訴你他對你是否有好感的地方,那無法掩飾。」
「「恩(筆記)」
「當你跟他四目相接時,那雙眸子總會告訴你些什麼:得到她,亦或流放自己。」


換上了灰藍色的角膜,說穿了,落入俗套了。

或許女孩們總愛在自己的身上動手腳,

在玩殘芭比之後總要有個什麼地方可以摧殘她們的美感。

那些數字、那些人讓你們恐懼自己,委靡的逃避,趨近社會,趨近相同。

最後自我消失,出現的是指標性人物無限復刻版,成為終極經典。



換上有點像陰鬱沉悶的天空的顏色,彷彿隨時大雨將至一樣。

我無法透徹了。





「也許是好事吧。」我說

至少,

「醜」永遠不會退流行。

可不是?

2010年1月9日 星期六

我抿了抿枯槁的嘴唇,微張風乾



首先,請想像某個容器。

這容器是杯子是罐子是瓶子是盆子都不要緊,長相是寬是圓是長是扁都沒關係,如果它像個拙劣學徒或者藝術大師的作品所以有著畸零的形狀突兀的表面,那也沒啥影 響。如何?想好了嗎?好吧,如果你認為可樂能夠代表愛好自由的美國夢,那就想像一下可樂瓶好了?哦?你說可樂瓶這個點子是從達利的畫裡借來的?真是失敬失 敬,我以為他只畫軟趴趴的鐘。好了。你面前已經有了這麼個容器。管它是什麼。

現在,想像一種能夠代表你的液體。

白 開水自來水蒸餾水礦泉水都可以接受,咖啡紅茶牛奶豆漿都沒問題,如果它是什麼祕法熬煮經過七七四十九天日月菁華照耀才能萃出的瓊漿玉液,只要會流動不留下 渣滓,這實驗就能接受。什麼?玻璃?當然,玻璃是所謂的過冷液體,但要看到它流動得等個上百年才彷彿有點端倪,這種實驗材料你可以留著等自個兒實在找不出 別的方式浪費生命再做。好了。現在,把這種代表你的液體倒進你選的容器裡頭去。

瞧,它變成那個容器的形狀囉。

-《Being John Malkovich》by 臥釜